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 

農民

忘掉遠方是否可有出路   
忘掉夜裡月黑風高   
踏雪過山雙腳雖漸老   
但靠兩手一切達到

見面再喝到了薰醉  
風雨中細說到心 裡          
是與非過眼似煙吹         
笑淚滲進了老井裡     
上路對唱過客鄉里
春與秋撒滿了希冀
夏與冬看透了生死 
世代輩輩永遠緊記

忘掉世間萬千廣闊土地
忘掉命裡是否悲與喜
霧裡看花一生走萬里
但已了解不變道理

一天加一天   每分耕種   汗與血
粒粒皆辛酸   永不改變   人定勝天